七点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49章 今夜我是你丈夫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149章 今夜我是你丈夫

作者:路菲汐

推荐阅读: 誓不为妻:全球缉捕少夫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邪王追妻》《一世倾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带着农场混异界《萌妻在上:撩人总裁请躺好》

返回目录
“原来是这样,难怪奖礼丰厚。但抱歉,我不会去你们家做绣娘。”叶慕兮将匕首递给她,“匕首还你。”

巧娘连忙把匕首再推给叶慕兮,说道,“姑娘误会了,即便您不愿意做绣娘,主家一诺千金,送出去的礼就没有收回来的。”

“喔,你们主家倒是个心胸宽阔的人,相信他一定能找到合适的绣娘。这一把金玉匕首贵重,我也不白收你的礼。”叶慕兮随手拿起自己刚才穿针的五色线,递给巧娘说道:

“我可以替你们做一幅绣品。拿着这个,去江州找一家叫做玉颜坊的店,告诉掌柜的,七月初七。我就知道了。”

巧娘喜出望外,“姑娘如此仁义,我替我们主家谢过了。”

“看你们主家用这种方法找能穿十一孔针的人,我想,他可能是想要一幅难度很高的绣品。当绣娘不可能,但,承蒙这一把金玉匕首,一幅绣品,不过是谢礼。”叶慕兮抿唇一笑,拿起金玉匕首转身下台。

巧娘深深地震惊了。趁着乞巧节随意试试能不能找打穿十一孔针的人,只是主家一时兴起,但是这女子,素未谋面,初次见面,却已经彻底猜中了主家的想法,要是主家知道,也一定会觉得很惊奇吧。

回到南宫凛面前,叶慕兮将这把刚刚赚来的金玉匕首,递给他,“送你。”

“嗯?”南宫凛一愣,眸光里多出一丝诧异。

叶慕兮绷着一张脸,看起来没什么表情说道,“没见过你用武器,就算你武功高强,但是带一把匕首,也能备不时之需。别看这把匕首镶金镶玉华而不实,但是真正的削铁如泥,给你,防身。”

龙鳞匕,有价无市,万金难求,属神兵利器一类,只不过前世它是落在了一个赫赫有名的杀神手中,才名声大显,此时还不为人知而已。

要不是这么珍贵,叶慕兮也不至于愿意拿一幅绣品做谢礼,不白占便宜。

南宫凛拿起金玉匕首,鞘身镶嵌着金玉宝石,格外华丽,一般这种匕首都只能当装饰品用,但是拔出匕首,却听不到鞘声,就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个刀鞘,价值千金。而这匕首,寒光凛冽,食指一弹,果然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好匕首。”女子的娇声传来,那蓝衣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对着叶慕兮说道:

“这把匕首,卖给我。不管多少钱,我要了。”

叶慕兮黛眉一簇,“我已经送人了。现在主人,是他。”

“那你把匕首卖给我。”蓝衣女子向着南宫凛望去,一副气势汹汹的语气。

可是才看见他一眼,眼神就瞬间变了。

世间怎么能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呢?看见他就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南宫凛眼神落在她的身上,仿佛在看白痴一样。

“我……我……我很喜欢那个匕首……”蓝衣女子的语气一下子就软和了下来,带点撒娇的娇柔。

叶慕兮看的目瞪口呆。这区别待遇也太大了吧?这女人对自己说话就一副兴师问罪仿佛那匕首是她家的不交出来不行,一对上南宫凛就变成小女子一脸娇羞?

南宫凛瞥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关我屁事?

“不卖。”

两个字,磁性而冰冷。

蓝衣女子被拒绝了也不生气,刚才巧娘和叶慕兮先后不卖,她都差点动手强抢,现在匕首的主人变成南宫凛,倒是一脸大度的摆摆手,“喔,原来公子也喜欢这把匕首,看来我们的眼光,很一致嘛。”

叶慕兮继续目瞪口呆,这就开始攀交情呢?南宫凛依旧面无表情,一脸冷酷。

“七夕节我们能看上同一把匕首,也是缘分。公子喜欢,我自然不能跟公子争了,我叫尹锦瑟,公子你叫什么名字?”蓝衣女子红着脸问道。

叶慕兮默默低下头,看上这把匕首的,其实是我啊姑娘?不是南宫凛。

靠一张脸就能走遍天下,今儿叶慕兮算是见识了,南宫凛的脸比金子银子都好使。

南宫凛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拉住叶慕兮的手,直接忽略了她,对着叶慕兮说道,“夫人,我们回家。”

“欸?”

叶慕兮本来站在一边看戏,这下就被南宫凛拉着走了。

“世子,你……”叶慕兮猝不及防,手已经在他的掌心。

回头看了一眼那蓝衣女子,那女子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羞恼的不可自已。看见叶慕兮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叶慕兮莫名其妙,太无辜了啊,从头到尾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瞪我干什么?

“世子,你干什么乱喊我,你看那女人的眼神,都要吃了我。”叶慕兮嘟囔道。

南宫凛淡淡说道,“麻烦,让她死心。”

不愧是靖安世子的作风,就是这么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他不喜欢一个人,就不喜欢滋生任何误会,第一眼就要让对方明白没有任何可能。

这样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喜欢吧。

“算了,反正萍水相逢,今天过了,以后肯定见不到。”叶慕兮随意摆摆手,说道,“就让她瞪我两眼也不少块肉。看在你是为了跟泓儿找药,才出门遇上这一摊麻烦的,就不跟你计较了。”

南宫凛唇边荡起一抹笑意,“叶慕兮,礼物,我很喜欢。”

“嗯,那随身带着吧,防身。”叶慕兮笑了笑。南宫凛为了叶泓东奔西跑,叶慕兮对他很感激,虽然因为他的身份,一直对他避而远之,但一路走来,彼此的生活既然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那就,做朋友吧。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叶慕兮性格向来如此,南宫凛可以三番两次护他,那她,便可为他两肋插刀。

南宫凛转头看向她,四目相对,“嗯,绝不离身。”

眸光相接,水光荡漾,星辰璀璨。

“哇!”对面传来一声惊讶的叫声。

叶慕兮和南宫凛同时扭转过头,就看见叶泓和宛秋茗画满载而归,三人手上都拿着大把零嘴儿和小玩意。

仨人都震惊地看着他们手拉手,眼对眼。

“姐姐,你和世子哥哥……?”叶泓一脸惊讶,捂嘴笑了。

叶慕兮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抽出手,绷着脸咳嗽了一声说道,“正要去找你们,来的正好,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好哒。”叶泓乖乖点头。

一行人吃着笑着说闹着返回,而一个黑影跟踪着叶慕兮直到他们到了同福客栈,这才悄悄地返回复命。

……

夜色深了,叶慕兮进入梦乡,突然鼻息间传来一股香甜的气息,将她熏醒,但是下一刻又致人昏迷。

这烟味儿,有古怪。

“噗通。”

门被人撬开,一个黑衣人抱着昏迷的叶慕兮,飞一般离开。

南宫凛的房间离叶慕兮有些远,但是,半夜睡着的他突然敏锐感觉这一层楼多了一个人,刷地一下睁开眼,起身出门,就看见一个人影抱着昏睡的叶慕兮离开。

南宫凛立即就追,守夜的冷寻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正要跟着一起追出去,就听南宫凛冷道,“你留下,保护他们。”

“是。”冷寻抱拳。

……

黑衣人极其熟悉这里的地形,带着叶慕兮一下就窜进巷子里不见踪影,而南宫凛站在巷子口,看见面前横七竖八通往各个方向,一排排都是民居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街巷,面沉如水。

这么多屋子,这么多巷子,一时半会很难找到叶慕兮在哪里。

……

“你是谁?”叶慕兮勉强睁开眼,身体里的不舒服让她从昏睡中醒来。

眼前的黑衣人看见叶慕兮两眼冒着幽幽的欲光,“小美人,本公子是谁不重要,你只要记住,今晚我是你的丈夫。”

“,我劝你现在放我走,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否则,你承受不起这个后果。”叶慕兮心里一惊,但是脸上却面无表情,冷冷盯着他。tqR1

黑衣人啧了一声,“我花蝴蝶还没有不敢碰的女人,就算你来头再大,我也不怕。”

“采花大盗,花蝴蝶。”叶慕兮瞳孔微缩,脸色一变。

黑衣人嘿嘿一笑,“看来本公子已经声名在外,随便一个小美人都听过我的大名。没想到莫桥镇这小地方,还有你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真是本公子运气好,遇到你这样的极品美人,桃花运到了,还真是挡都挡不住。”

说着,黑衣人一手抚上叶慕兮的脸颊,但是刚碰上,就被叶慕兮狠狠地一手打掉,“给我滚!”

“倒是挺烈的啊。”黑衣人居高临下看着叶慕兮,“放心,我不主动碰你,等你求我的时候,我再来好好疼爱你。小美人,你该感受到了吧,我的春药,专治你们这种贞洁烈女。”

叶慕兮一颗心沉了下去,刚才感觉到的身体不对劲,果然是被下药了……

“会有人来救我的。”叶慕兮冷冷说道,“你敢碰我一根手指头,他会让你不得好死。”

黑衣人啧笑,“不就是你夫君吗?夫妻俩还分床睡,活该便宜我。”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夫君?”叶慕兮眼神一变。她和南宫凛又没有睡一张床,也没宣称是一对夫妻。

唯一的例外,只有南宫凛在尹锦瑟面前,喊了她一声夫人。

这个采花贼,又是怎么会认为不同床而睡的结伴男女,就是夫妻?就不能是兄妹?不能是朋友?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