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616章 初见婆婆,告状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616章 初见婆婆,告状

作者:路菲汐

推荐阅读: 《医妃惊世》《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道士生涯内》《医妃惊世(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立地封神《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绝品邪少《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返回目录
南宫霆生的高大英武,常年行军打仗,肤微麦色,五官却很好看,仿佛线条雕刻一般。只不过,和南宫凛一丁点都不像。

不过看着南宫凛那张举世无双的妖孽脸庞,心想这世上怕是很难能有人长的像他这般好看,也算正常。

南宫霆和叶慕兮、南宫玉潇都见过礼,说道,“皇上还在宫中等我述职,我先去面圣。大娘他们在后面的马车,就劳烦兄长送到侯府了。”

南宫凛微微颔首,南宫霆就跟那几个礼部的官员去皇宫了。

一路到了靖安侯府。

当先一辆马车里走下一个雍容端庄的妇人。她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出头,想必年轻时候是个大美人,风韵犹存,穿着一袭深色的裙子,显得不轻浮,而庄重。便是靖安侯夫人,兰桂彤。

搀着她的手站在一边的是个十**岁的女子,梳着妇人髻,穿着一袭芙蓉色的白翎雀刺绣襦裙,模样生的好看,虽然比不上兰若仙那种绝色,但也是温柔似水的大美人,有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不过比起兰若仙,却是多了一丝娇艳,少了一份端庄。

“儿子给母亲请安。”南宫凛微微躬身,对那中年妇人说道。

叶慕兮也跟着行礼,“儿媳给婆婆请安。”

“好孩子,起来吧。”兰桂彤笑容温和,说道,“我在江东听说你们成亲,甚是欣喜,只可惜未能赶上。今日看见这么标致的儿媳妇,看来侯爷这挑选儿媳妇的眼光,还是和我一样的好。”

叶慕兮福身拜谢,“婆婆过奖了。”

倒是兰桂彤旁边的女子看着叶慕兮,上上下下打量,眼神很不礼貌。

“你名慕兮,我也这么叫你吧。”兰桂彤一句话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笑道,“这是你二弟媳妇,雅贞,还不来见过你的兄嫂。”

祝雅贞这才收回视线,很是规矩的行了一个万福,“妾身雅贞,见过兄长,长嫂。”

叶慕兮也和她回了礼,脑中瞬间浮现资料。祝雅贞,江东行省布政使之女,前年从朝凰书院结业,嫁了南宫家的二少爷南宫霆。tqR1

南宫家并未分家,南宫远上头还有位老太太,暂居江东。南宫远是南宫家老大,下头有两个弟弟,但都战死了。将门世家,这是常事。

二夫人惊闻夫君战死,忧思过度,三两年后病逝。三夫人则是早几年怀孕之时就难产去世,以至于靖安侯南宫远这一辈,只有一个夫人,就是兰桂彤。

兰桂彤在南宫家名声极好,听闻她对两个弟弟的孩子,都和自己亲生孩子一般宠爱,很得老太太的喜欢。

她是南宫家族名正言顺的主母,二房三房的小辈也皆是尊敬她。

南宫凛是她唯一的嫡子,也是南宫家的大少爷。南宫玉潇倒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乃是一个妾室所生。但那妾室难产而死,兰夫人心下垂怜,就过继在了自己的名下。

“玉潇,你瘦了。是不是你哥没有照顾好你。”兰桂彤看向一旁的南宫玉潇,嗔怪道。

南宫玉潇在兰桂彤面前倒是很乖,“女儿给母亲请安。哥哥对我极好,照顾的很好呢。”

正在几人说话间,后面一辆马车也陆续下了两个年轻男子。

当先一个看起来也就十**岁,唇红齿白,眉眼分明,模样周正,小白脸一般的好看,却是一股十足的纨绔气质,满脸骄横,一看就知道是被家里骄纵坏了的孩子。

稍稍落后他一步的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一袭毫无修饰的蓝衫,温柔安静,倒是有种书香气质。

三房嫡子南宫玺,三房庶子南宫墨初。越是大家族,嫡庶越是讲究,庶子没资格排名论辈,所以南宫家的三少爷是年纪稍小的南宫玺,比他虚长两岁的南宫墨初根本排不上。

除了二房早些年已嫁的大小姐,南宫家嫡系的人齐了。

“都到了,先进屋吧。十年没回来,这里还是和当初一样。”兰桂彤站在侯府门口,颇有些感慨说道。

正要进门,就听见一个哭腔说道:“姑妈!你要给我做主啊!叶慕兮欺负我!”

这话一出,南宫家的众人齐齐看向叶慕兮。

红肿着一双眼睛哭着走过来的,正是兰黛儿。今日南宫家人回京,按照礼数,今天是家宴。

便是兰若仙,也不好意思今日打扰。

但是兰黛儿怕自己迟一步,姑妈听信叶慕兮的花言巧语,不给她做主,所以一定要抢在叶慕兮开口之前,先告状。

以至于兰桂彤连门槛都没踏进去,就被拦住了。

“兰黛儿,你怎么哭成这样?”南宫玉潇惊讶问道。

兰黛儿抹了把眼泪,泪汪汪说道,“叶慕兮害我受伤,还把我踹下河。姑妈你看我的肩膀,烂了好大一块肉,御医为了把暗器从里面挖出来,把我的血肉都挖了一个坑。”

“什么?暗器?”兰桂彤一脸惊讶,转而看向叶慕兮,“慕兮,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叶慕兮说话,兰黛儿连忙抢着说,“姑妈,就是叶慕兮害我被暗器射中,还把我踢下江,都是因为她,要不然我也不会受伤,伤口也不会溃烂,姑妈你要给我做主啊!”

“好端端的,慕兮为何拿暗器伤你,这里面怕是有什么误会。”兰桂彤伸手拍了拍兰黛儿的后背,“先别哭了,进去说话吧。黛儿,你伤势严重吗?御医怎么说,赛神医给你看过吗?”

兰黛儿抽抽搭搭说道,“没有。黛儿受伤了,表哥都没看过一次,更别提找赛神医给我看病了。”

“凛儿。”兰桂彤看着南宫凛,似有几分无奈说道,“去请赛神医过来,给黛儿瞧瞧。”

南宫凛依旧面无表情,冲着旁边的冷寻看了一眼,冷寻立即下去安排。

“慕兮,这是怎么回事,还是你说吧。”兰桂彤倒是没有偏颇兰黛儿,问道。

叶慕兮也没有隐瞒,将在船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从兰黛儿最初的挑衅,到连赌两次,再到兰黛儿受伤,都是据实相告。

“黛儿,这等事怪不得慕兮,谁也不知道莲花钩会反弹回来,倒是你,怎么能拿这个和你表嫂赌呢?要是有个什么万一,岂不是伤到了你表嫂,这可过分了啊。”兰桂彤脸色有些不悦,责怪说道。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