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826章 绝不奉诏,以死相逼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826章 绝不奉诏,以死相逼

作者:路菲汐

推荐阅读: 誓不为妻:全球缉捕少夫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邪王追妻》《一世倾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带着农场混异界《萌妻在上:撩人总裁请躺好》

返回目录
第826章 绝不奉诏,以死相逼

夫妻俩久别重逢,京城又发生了这多事,自是有说不尽的悄悄话。

不过,当天下午,叶凌霄和南宫远一前一后归京,倒是让小夫妻没了叙旧的时间,一家人齐聚书房,共商大事。

皇帝得知众人归来后,宣布明日召开大朝会。

不同于早朝,大朝会除了文武百官,凰廷、朝凰书院、皇储宗室,都要派几位代表参与。

一般只有公布重大事情才会如此。

而众人也都知道,皇上命不久矣,怕是要在明日大朝会上,册立储君。

如此重大之事,不止叶家和南宫家,英王党、其他一些重臣,也都连夜召集了心腹,商讨如何应对明日的大朝会。

两位老爷子一个在漠北打仗,一个在西域坐镇,并不清楚最近发生的事,倒是叶慕兮全程参与,便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静贵妃竟然如此大胆,对皇上下毒?”叶凌博气的脸色铁青。

叶慕兮微微摇头,“爹,现在还不能如此武断。不过,佛珠经过秋丹橘的手入宫,秋丹橘又是静贵妃的心腹,在没有新的证据之前,确实只能归罪静贵妃。”

“兮丫头觉得下毒之事,另有其人?”南宫远沉声问道。

“还不能断定。此案是长公主殿下审查,长公主最是公正严明,也只能等结案。”叶慕兮说道。她知道,靖安侯对仙姬也是信任有加,此时说出自己的猜测,没用。

不过她已经把一切跟世子说了。就算所有人都不信,但南宫凛站在她身边,够了。

“这可就麻烦了。”南宫远皱眉,严肃的脸上难掩忧国忧民之色,“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我大乾江山风雨飘摇,本还有个英王,能当大任。但此事一出,他是没法当储君了。皇上又命在旦夕,一旦皇上驾崩,大乾无主,岂不是要乱了。”

叶凌霄叹气,“今上虽然子嗣众多,但除了三王,皆是庸碌之辈。如今就剩个英王,又牵扯进了弑君一案,难道皇上明日要立其他皇子为储君?若是太平盛世,一个平庸君王,倒也不至于动摇国之根本。可是如今天下,漠北、东宸、月华皆是狼子野心之辈,乱象已显,大乾若没有雄才伟略的君王,怕是无法力挽狂澜,统一中原。”

两个老爷子,愁容满面。

“虽然我看好英王,但是,皇贵妃一案,不清不楚,万一真的是静妃谋害皇帝,岂能立他当皇帝。可若是不支持他,明日又该支持何人?”叶凌霄忧虑。

南宫远说道,“皇上既然召集我等明日参与大朝会,想必心中自有决断。不论皇上选立谁为储君,我等,皆奉诏。”

“老哥说得对。不过,想想千疮百孔的大乾,我就愁啊。中原这才承平多少年,又乱了起来。牺牲的都是将士,祸害的都是百姓。”叶凌霄应道。

南宫远看向南宫凛,突然严肃说道,“月华是怎么回事?你竟然压不住寂无咎。寂无咎不输穆北陵,一个漠北已经让大乾头疼,再来个月华,你可知给大乾制造了多少麻烦?”

叶慕兮正要说南宫凛是被威胁,但南宫凛拉住她的手,没让她说话,道,“儿子输了,便是输了。”

“你要是真的想赢,岂会输的这么容易。”南宫远严厉说道。知子莫若父,南宫凛是什么样的,他最清楚。

叶凌霄见此连忙打圆场说道,“老哥别气,胜败乃兵家常事,哪有百战百胜之兵。这次输了,下次赢回来。我相信,凛儿一定能打下月华国!”

“哼!真是无法无天了。”南宫远还是气的不轻。

叶慕兮连忙岔开话题,“公公,您日夜兼程,舟车劳顿,可别生气,放宽心好好休息。夫君说,要公公给孩子取名呢。”

“这臭小子,也就这一桩事还算办的像话。”南宫远一听到孙子,脸色就阴转晴,多出一丝笑容,“叶老弟,这也是你第一个外孙,你有何高见啊?”

叶凌霄没想到这事落到自己身上,惊喜说道,“取名啊,这个我不太擅长……”

叶慕兮顿时一脸僵笑。爹,您何止不太擅长,您取的名,简直是一股泥石流。

想想叶大叶石还有差点变成叶小白的叶潇白,叶慕兮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

也就是在这一晚,英王府众人齐聚一堂。

皇甫琰没想到自己在前线打仗,回来自己母妃就下狱了,心底的愤怒,可想而知。

“本王为了大乾,征战多年,但父皇竟然丝毫不顾多年情分,就把我母妃抓起来了。”皇甫琰怒波难平。

蒋蕊琪劝道,“王爷,您先冷静一下。咱们要想办法为母妃洗刷冤情。”

“还怎么洗刷,叶慕兮就是摆明了陷害。从我姚家开始,姚芳仪,再到叶家的叶惜薇,现在连贵妃娘娘也入狱,听闻秋家的秋丹橘夫人也被抓了……但凡支持王爷的世家,她可是一个都没放过。”姚丞相阴沉着脸说道。

蒋蕊琪道,“丞相这话太武断了,此事只怕有误会。”

“也就你们蒋家没出事,你才觉得是误会。”叶凌博阴测测说道,“叶慕兮这么容易陷害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内奸。王妃似乎和叶慕兮走得很近啊。”

蒋蕊琪怒道,“你是说我是内奸?简直是在胡扯!”

“行了,都闭嘴,别吵了。”皇甫琰沉下脸,“现在父皇时日不多,只要我登基,一定放出母妃,也一定洗刷我母妃的冤屈。若是父皇选立其他储君,那些皇子,为了自己的地位永固,自然要想方设法污蔑我母妃。能不能救出母妃,最关键就是明日的大朝会。”

皇贵妃身份尊贵,想必其他皇子都不希望皇帝死后,宫里还有个位高权重的皇太妃。

“王爷所言甚是。本来王爷贵为一等亲王,是储君最合适的人选。只不过,贵妃娘娘事涉谋害皇上,那些中立党大臣怕是不会拥护您。”叶凌博担忧说道。

姚丞相道,“其他大臣的拥护也不重要,最关键还是皇上的打算。明日大朝会,若是皇上坚持立王爷为太子,一切好说。若是皇上另立新君,我等绝不奉诏,以死相逼,望皇上收回成命。诸位以为呢?”

“不错不错,这是一个好办法。所谓法不责众,难道皇上还能把大家的头都砍了?到时候诸位以死相逼,就是皇上,也不能一意孤行。”叶凌博连忙赞同说道。

蒋蕊琪也摒弃刚才的恩怨,点头赞同说道,“两位大人说的不错。蒋家誓死拥护英王!”

其他大臣纷纷附和。

“本王在这里就先谢过诸位大人。本王绝不会忘今日之恩,他日必有厚报!”皇甫琰对着众人,鞠了一躬。

能否救出母妃,能否君临天下,就看明日一搏。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