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887章 南宫凛出事,九幽揭秘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887章 南宫凛出事,九幽揭秘

作者:路菲汐

推荐阅读: 《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誓不为妻:全球缉捕少夫人《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太古龙象诀《邪王追妻》带着农场混异界《一世倾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返回目录
第887章 南宫凛出事,九幽揭秘

他的手,竟然从奏折上穿过去了。

一瞬间,修长如玉的手指仿佛是虚化一般,直接穿过了奏折。

南宫凛看着这一幕,瞳孔里满是震惊。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手依旧是手,刚才的一幕,仿佛只是幻觉。

南宫凛拿起奏折,这一次,没再出问题。

怎么回事?幻觉?

南宫凛沉下心,批阅奏折。但是这一幕,却久久印在脑海中,不能忘怀。

没过几日,便到了小柿子的满月宴。

大乾和月华的战事一触即发,戍守前线的两位老大人没有回来,也是遗憾。可最后一战在即,谁也不能掉以轻心。

今日宫宴,高朋满座,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众臣三三两两说着吉祥话,偶尔也谈论一下战事,叶慕兮恢复的很好,抱着小柿子逗弄。

南宫凛端着一碗参汤走进来。叶慕兮正在坐月子,他尽管政务再繁忙,也像是宠着两位小祖宗一样,宠着母子俩。

这参汤就是他特意命赛华佗调配的。

刚刚走到门口,南宫凛再一次看见自己的手变成了虚无,而手中的参汤,哐当一声摔在地上。

如果这是幻觉。

为什么参汤会摔落下来?

南宫凛看着自己的手,从虚无再次渐渐变得凝实。

这一次他心底突然有一种很清晰的明悟,他似乎,真的出事了。

“咦?怎么啦?”听闻动静的叶慕兮走了过来,惊讶问道。

南宫凛将手藏在身后,看着她唇边勾起一抹笑,“手滑了一下,没事。商陆,再去煮一碗。”

“是。”商陆收拾了地上的碎片,领命退下。

叶慕兮关心道,“有没有烫伤?手伸出来我看看。”

“没有。”南宫凛抿唇,微微顿了顿才将手伸出去,一把攥住她的手。

这是真实的。

想这么一直攥着她的手。

“没事就好。”叶慕兮浅笑,看了看南宫凛又看了看怀中的小柿子,唇边的笑意更甜了。

有他在,有儿子在,真好。

南宫凛牵着叶慕兮走到主台,接受着众人的朝拜,眼神深处却藏着一丝隐忧。

夜深,无人之际,南宫凛私召赛华佗。

赛华佗仔细给南宫凛把脉,“君上,您的脉象正常,身体健康,比寻常人气血更加旺盛,您这么多年可是连小病小灾都没有,身体倍儿好。”

南宫凛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有些复杂。

赛华佗笑道,“怎么突然要老夫给您把脉了?您这是哪里不舒服?我瞧着您心肝脾肺脏,都好得很。”

“没事。”南宫凛随口敷衍。

赛华佗抚了抚胡须,“君上的身体确实很好,连补药都不用吃,老夫就先回去了。”

南宫凛嗯了一声,只是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南宫凛再一次来到了破旧的废弃地宫,云叔依旧穿着一袭黑衣斗篷,盘腿打坐。

南宫凛将手中一坛桃花酿扔给他,仿佛沉睡中的云叔随手一捞,便正好接住了。

“请我喝酒?你来找我肯定没好事,还请我喝酒,那这事情肯定要坏的没话说了。”云叔解开封泥,抬起桃花酿咕噜咕噜喝了一口。

“今天熠儿满月酒,请你喝。”南宫凛看着他,说道。

虽然他提出了一些条件,但总算是让南宫凛保住了叶慕兮母子,对于这位亦师亦友的长辈,这一杯满月酒,也是应该。

云叔砸吧嘴,“没想到你竟然还能生出儿子,老夫有生之年能喝到你儿子的满月酒,怕是当年圣姬都想不到。”

“你到底知道什么?我有儿子,有何奇怪?”南宫凛看着他,眸光一沉。

云叔又继续灌了一口酒,“说了你也不会信。我答应过圣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告诉你。不过,很快你也会知道。等到最后一战,我会告诉你一切。”

“看来你等不到了。我打算和寂无咎议和。”南宫凛在他面前坐下,淡淡说道,“乱世里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够了。我的事情,有什么你告诉我,不然我想以后我也没机会知道。”

云叔嗤笑,“那小子是不会跟你讲和的。他费尽千辛万苦,集齐四卷天书,等的就是最后一战。不过,你没机会知道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南宫凛看着自己的手,脸色倒是平静,“我看见我的手正在消失,有种预感,我好像要死了。”

哐当一声。

云叔手中的酒瓶,掉落在地。

他几乎是一个旋风般的冲到南宫凛面前,一把攥住他的手把脉,“没有任何问题啊……”

“嗯。赛华佗也说我没事,不过,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消失,我就有种直觉,我快死了。”南宫凛不自觉攥紧拳头。

他肯定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而且莫名心里有一种明悟。据说人临死之前,会预料到自己大限将至。

他也感觉到了。

那是一种很明显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感觉。

“竟然真的开始了。这么快……”云叔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惊恐,看着南宫凛,急切说道,“你快告诉我,你还能活多久?”

南宫凛眸光一闪,他知道什么?

“三个月。”

云叔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够了够了。我还以为,你明天就要死了。下次别这么吓人,人老了心脏不好。”

“云叔,你到底知道什么?”南宫凛盯着他,“你是不是有药?”

云叔摇摇头,“这不是病,我能有什么药。本来打算等事成之后再告诉你,但你既然已经发现不对,我便直说了。你不用想着找什么天才地宝救命,那都没用。病,有药可治。但这是命,无药可医。”

“我的命?”南宫凛眉峰一皱。

云叔点点头,看着他,脸色慎重,“圣姬是我们这族千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她天生就擅占卜,在刚刚怀孕的时候,为你算过一卦。但她算不出你的来历,只知道你的命,贵不可言。不是所谓的皇帝命,我说的贵,是指你……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非得用这世上的话来解释,你不是凡人。”

“这个世界上有神仙的传说,所谓的仙人可以移山填海,飞天遁地,但是在我们九幽一族的古籍记载,在一个叫做九州大陆的地方,很多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他们不是仙,只是修炼灵力的凡人,强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轻易做到。可是你的来历,比这种人还要可怕,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你应该跟九幽一族有莫大的关系。”云叔缓缓说道。

南宫凛眉头皱的更深。九幽一族被灭,唯一的幸存者就是云叔。

他说的那些,其实南宫凛小时候偷翻他的藏书阁,看过,只不过他当做聊斋神话的闲书看的。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